古典之必要

關於部落格
和之的新聞台合併加強版
  • 868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2014唱片回顧:老史曾經這麼說

我以前並不是很喜歡理查‧史特勞斯,雖然他的作品充滿燦爛的音響與戲劇效果,但不少時候只讓人覺得華麗而空洞。尤其是《英雄的生涯》裡的自吹自擂,寫什麼英雄(指老史他本人)起床、英雄刷牙、英雄和老婆閒嗑牙、英雄和邪惡樂評人戰鬥什麼鬼的,自我感覺未免太良好到匪夷所思了吧。

不過這套CD令我大為改觀。在他本人指揮之下,音樂充滿飆風驟雨般的野性,即便是三○年代的錄音,亦足以令人想像演奏當時寬闊的音場和氣魄。《提爾愉快的惡作劇》這部笑鬧之作,竟能充滿優雅風範和詼諧機智,擁有飽滿的人文色彩。《英雄的生涯》端的是朝氣蓬勃,胸中充溢著經天緯地的宏大抱負,真英雄也。

更值得一聽的是他對貝多芬和莫札特的詮釋。《命運》交響曲的彈性速度十分大膽而充滿說服力,令人擊節嘆賞;莫札特輕快、俐落,充滿魅力。他不在形式上追求誇大的效果,而是透過靈光迸射的速度、音量與音色變化,淘掘出音樂內在的深刻詩意。
 這套橫跨1921-41年(原始發行年分)的錄音,不僅讓我們得以管窺傳承自漢斯‧馮‧畢羅的十九世紀指揮風華,也體會到理查‧史特勞斯在自己的作品之外,對音樂的整體見解與深厚素養。

有論者稱許他做到將「自由」與「紀律」融於一爐,此二者看似冰炭不容,其實正所謂「從心所欲,不踰矩」,這就是十九世紀音樂家深不可測的人文底蘊。單就音樂的氣韻而論,能讓二十一世紀的許多3D4D錄音羞愧難當。

轉錄清晰,消除雜音同時不失基本的豐潤,堪稱可親。唯畢竟是歷史遺產,個人能否接受就看對老錄音的耐受度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